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德甲 > 内容详情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这学校是个坑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德阳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刘小婉接了我之后,先是跟我把行李放在了门卫室,随后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和钱,跟她一起去教务处,交完了学费和杂费,她又带我在学校里面转了起来,说是让我熟悉一下环境,这时候已经下课很久了,所以校园里面基本上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军训已经开始好几天了,过几天就结束了,你来的比较晚,算是躲过了一劫!”刘小婉羡慕的看着我:“对这个学校的印象,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感觉还不如家里面的高中呢!”我看着仅有的两栋教学楼,有点无奈,伸手指向了边缘的一排平房:“婉姐,咱们不会,就住在那个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那是兵役班的教室!”刘小婉被我逗笑了,抬手指着学校墙外的一个院子:“咱们住在那两栋楼里,不过得出了学校的大门,然后从边上的巷子走回去!喏!看见了吗!”刘小婉说着还用手指圈一下,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的确有两栋老楼,看起来比教学楼还古老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的天哪,我怎么感觉这学校,跟个难民营似的呢?”我看着这所学校,有点失望,好歹也是个专科院校,但是这硬件设施,也真是差的可以了,之前我也有很多同学去了这种私立的学校,都是属于给钱就能上的,但是他们去的那种学校,环境可是比我这里要好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学校就是楼旧了点,但是师资力量还是不错的,再说了,你是来学习的,还是来享受的啊?”刘小婉奚落了我两句,随后忽然想起来:“对了,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呢?”

    被刘小婉这么一说,我还真的是有点饿了:“我就上车的时候,吃了一个面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食堂早就关了,这样吧,我带你去校外吃点东西,顺便买一些生活用品!”刘小婉笑了一下,随后带着我就出了了校门。

    我们俩先是坐公交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夜市,奶奶说学校发的被子什么的太薄了,非得让我从家里带了一套被褥过来,但是换洗的床单什么的,我全都忘带了,所以也买了一些,还有拖鞋、毛巾、牙具什么的日用品,买完东西之后,刘小婉请又我吃了一些小吃。

    我们俩拎着大包小裹,再回到学校的时那里治癫痫病比较好候,已经快九点了,刘小婉陪我一起回到了宿舍楼的院子以后,就回了女寝的楼,这时候宿舍的院子还是挺热闹的,有很多学生在院子里面,新生们都是满脸的憧憬和好奇,老生们则是在角落里,三三两两的抽着烟,还有几对男女,看样子应该是情侣。

    进了宿舍楼之后,我四处打量了一下,这楼也是破的可以了,属于那种很老式的楼,有不少地方的墙皮都已经斑驳、脱落了,木质的楼梯扶手也已经掉漆了,露出的木头被磨的锃亮,我自己挺费劲的抱着一大堆东西,开始找宿舍,幸好我的宿舍是在一楼的106,走了几步之后,我就来到了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‘吱嘎!’

    推开宿舍的门之后,我抱着行李就走了进去,这个学校里的宿舍分两种,住四到六个人不等,我住的是四人间,进门的时候,里面的三个人,正坐在床上聊天呢,我看了一眼床卡,3号床下铺,他们坐的正是我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哥几个,让一下呗!”我客气的对他们笑了一下,抱着行李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见我说话之后,一个齐刘海的男生斜了我一眼:“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呗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韩飞!”我再次笑了一下:“让一下呗,这是我的床!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告诉你说,这是你的床了?”另一个黑脸的男生一动没动,伸手指着对面床的上铺:“你以后住那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!”上学的第一天就被欺负了,我心情一下就变的更差了,我指着床头的名卡:“韩飞!这么大两个字写在这,你瞎啊?”

    “小b崽子,你跟谁说话呢!”听我说完之后,他们三个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    我也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,一点不惧的看着黑脸男生:“我说你呢!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黑脸上来就推了我一把,我抬起胳膊就打算还手,但是被另一个人死死的抓住了。

    ‘咚咚!’

 衡阳儿童癫痫医院   我们这边还没等打起来,门口就出现了一个,胳膊上带着‘执勤’字样红袖箍的舍管老师,他敲了敲我们舍开着的门:“哎哎哎!你们这屋干嘛呢?!”

    “没事老师,我们闹着玩呢,欢迎新舍友!”抱着我的那个男生一下松开了手,嬉皮笑脸的对老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几个新来的,别在这瞎整昂,家里送你们是来学习的,不是来打架的,再让我遇见,别说我收拾你们!”那个老师警告了我们之后,继续去走廊里面巡视了。

    被舍管老师这么一闹之后,他们三个也不动手了,但是那个黑脸男生,依旧坐回了我的床上,牛b哄哄的看着我:“我告诉你昂,小子,你是外地来的,可我们三个都是本地的,你要是想干,我随时都能归拢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了他们一眼,没说话,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也有点明白了,他们三个在上学之前,应该就认识了,也就是说在这个学校,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,而且我在营口除了刘小婉,连一个朋友都没有,也的确惹不起他们,想到这,我无奈的捡起地上的行李,随手就扔到了对面的上铺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看见我的动作,一个学生不屑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,吃罚酒,操!”黑脸青年跟着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弄完行李之后,我拎着脸盆和洗漱用品就出门了,打算去洗脸睡觉,到了水房之后,我打开水龙头,直接把头扎在了下面,任由冷水顺着我的头流下来,我感觉到挺委屈的,我一没招谁二没惹谁的,到了宿舍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骂了,估计要不是舍管老师去了,我都已经挨揍了。

    ‘哗啦!’

    我用力的往脸上泼了点冷水,让自己冷静了下来,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句话真的挺有道理的,在安壤,我连野狼的人都敢惹,但是到了营口之后,连三个毛头学生,都能欺负我了。

    ‘铃铃铃!’

    我正洗着脸呢,啸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我接通电话之后,啸虞那边还挺热闹的,过了两三秒钟,啸虞的声音才传了出来:“哈喽啊,大癫痫的症状以及治疗飞哥!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,怎么那么吵?”我擦干脸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,跟我的几个同学出来喝酒,互相认识一下,你到学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到了,你在大连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小飞我跟你说,我这个学校可好了,里面全是大姑娘,都是学空姐专业的,刚来那天,我蹲在学校门口,瞅了一下午,各种美腿,那是真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有完没完了!”听见啸虞这么说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别忘了,你有女朋友!”

    啸虞被我骂的一怔:“你没事吧,我怎么感觉,你有点不高兴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是没来我这个学校,破的就跟劳改队似的,我能高兴的起来么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刘小婉跟我说了,你对那个学校不太满意,不过上学嘛,多交点朋友,适应适应就好了!”啸虞安慰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交什么朋友啊,就交了一肚子的气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刚刚……”我开口就把刚才在宿舍发生的事,跟啸虞说了一遍:“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不怎么会交朋友,所以也没指着在学校能和谁玩到一个圈子里,但你说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,怎么跟这群傻逼分到一个宿舍了!”

    啸虞听我说完,沉默了一下:“小飞,我跟你说,这种事,就两个解决办法!第一,忍着!第二,动手!你放心,营口离大连没多远,你随时打电话,我随时过去,咱们俩归拢他们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还能处理,你放心吧!”听啸虞这么说,我心情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飞,你还有个事要告诉你,但是你不许生气,行不?”啸虞试探着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说!”我有点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保证不生气,我就说……”
陕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明显
    “哎呀,你真磨叽,我不生气,你说吧!”我被啸虞勾起了好奇心,所以特别想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啸虞见我保证完了之后,支支吾吾的开口:“就是吧,那个…我也是到了学校才知道,原来报名期并没有过,现在还在招生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啸虞,我艹你大爷!”啸虞说完之后,我一下就急眼了,一嗓子吼的周围的人都在看我。

    “小飞,我是真的不知道,当时我问了招生处,那时候他们真的说不招生了……”啸虞十分尴尬的,开始给我一顿解释。

    “够了!我都已经到营口了,你跟我说这个,还有意义吗?”我叹了一口气,冷静了下来:“既来之则安之吧,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坑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先这样啊,我同学叫我喝酒呢!常联系!”啸虞说完之后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洗漱完毕之后,越想越生气,我沦落到现在这个处境,就是被张啸虞一路坑过来的,在高中的时候他叫我去混社会,到了社会上这孙子竟然回去上学了,之后我没办法,跟我姑父去了北京,刚到北京他又给我打电话,说他不上学了,叫我回安壤,我好不容易回到安壤了,他又去大连上学了,我更加不容易说的通了家里去大连,他告诉我招生满了,让我跟刘小婉来营口,可是到了营口之后,这个王八蛋竟然还好意思跟我说,其实我是可以去大连的。

    “张啸虞,你丫绝对是个火命,你克我,妥妥的克我!”我气呼呼的端着盆,就坐到了宿舍楼门前的台阶上,给磊磊打了几个电话,依旧关机。

    我不愿意看见宿舍里面那几个傻逼,所以一直坐到了熄灯才回宿舍,刚到门口的时候,就听见了里面几个人谈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海洋,你说新来的那个傻逼,不能是被吓的,不敢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,睡觉!”

    “哎,我看他挺嚣张的啊,不然,咱们找茬收拾他一顿?”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