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博客精选 > 内容详情

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084章 顾念兮,我该拿你怎么办(5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德阳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. ,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话,苏小妞果断的将门给甩上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刚刚还笑的一脸如诗如画,如痴如醉的男人,此刻碰了一脸的灰。

    还差一点,被苏小妞那扇门给弄歪了鼻子。

    当下,男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天之骄子凌二爷,在这个城里头谁不知道他凌二爷的名声。

    他只要随意的勾勾手指头,不就有一大堆的女人排成队来等着他的宠幸?

    可到苏小妞这,竟然变成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他盛情的邀约,竟然被她当成阿猫阿狗。

    再者,他还被苏小妞当成了“公共场所”!

    一时间,凌二爷脸色阴郁一片。

    而坐在车上等着的小六子,那本来充满期待的一张脸,也随着苏小妞将门给甩上之后而阴郁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最近凌二爷的心情不是那么好,就非常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本来,小六子还盼望着这苏小妞能搞定更年期的凌二爷,解决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可现在倒好,这苏小妞非但没有将凌二爷的火苗给灭了,反而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公共场所”!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大概这个世界上,也只有苏小妞敢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凌二爷了。

    而且小六子还不得不承认,苏小妞的这个比喻实在太过恰当了。

    不过瞅着凌二爷回到车上那一脸便秘样,估计他小六子又要成炮灰了……

    “六子,你******还不快开车,拖拖拉拉的像个娘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六子,你的头发是不是该剪一剪,弄的那么长,跟娘们没有区别!”

    “六子……”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小六子的耳边几乎都是充彻着这样的怒骂声。

    得得得!

    反正现在他小六子在凌昆明军海脑科医院二爷的眼里,怎么看怎么的不顺眼。

    于是,某小六白了凌二爷一眼:知道惹怒您凌二爷的是个娘们,也不至于用我小六子出气吧?有种,你就拿下苏小妞去。

    某二爷朝着小六子丢回了一个白眼:我就爱欺负你,怎么着咬我啊?

    如此的对视之中,某小六彻底的放弃了斗争的打算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凌二爷的脑子已经被成为苏小妞的病毒给入侵了,现在病入膏肓,典型弱智,除了苏小妞,别无可医……

    傍晚,谈逸泽快要下班的时候,他的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来人身型和谈逸泽差不多的高大,一身便服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一身便服,依旧让人察觉到这人身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连同跟在谈逸泽身边那么多年的小刘,也对这个男人点头哈腰的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来人的声音,嗓音和男人一样,但又有些区别。

    因为这声音里,又多出了一股子阴柔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从今天上班的时候,就是这样!”小刘瞄了一样正坐在办公桌前,明显看不进任何文件,却还在假装非常忙碌,忙碌的连理会到访的客人都没有的谈逸泽之后,便这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话想要和他说。”来人一身中性打扮,说这话的时候他顺势将手放进了自己的裤袋里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出去一趟,正好要去资料室拿点东西。”说了这话,小刘便对这人和在办公桌前的谈逸泽做了个军礼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?”等小刘离开之后,那人开了口。

    只是,办公桌前那个一脸阴郁的男人却连抬头都没有,继续假装忙碌。

    看了这样的谈逸泽一眼,那人随意的拉开了他办公桌前的那张椅子,直接坐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陷得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深。”那人总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发话。”谈逸泽扫了那人一眼之后,便继续道:“今天来有什么事情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已经有十几年不曾来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管。上次的案子不是结了么?抓到的那群人,最近就要被审判了!”见谈逸泽的脸色不是那么好,来人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毕竟,谁都清楚,这谈逸泽可是老虎。老虎须,可不是那么好拨弄的。<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br>
    “想要那些人?”问出这话的时候,谈逸泽这会儿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一双如墨的眼,注视这此刻正坐在他前方的来人。

    那微眯的眼眸,顿时让来人察觉到对方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意思!我等了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你,这些人早就成为了万千游魂中的一个。”那人用着类似于男人,又近乎女人的声音,和谈逸泽说。

    “想要那些人,跟我回趟家!”谈逸泽道。

    回家!

    和那个准备要和他谈逸泽分居的女人说清楚!

    可一听到这话,那人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原本带着的墨镜,也被他摘下,狠狠的丢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黑色的镜片,在下一秒被摔碎,变成一堆碎玻璃。

    “谈逸泽,你别太过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人的情绪明显也有些激动。他站了起来朝着谈逸泽大声嚷嚷着:“你明知道现在对我来说,有家归不得。你……还想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人的双手死死的紧握成一团。

    那泛白的手指关节,甚至因为过度用力而发出细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流浪了那么多年,难道不该找个机会回去一趟?这,便是最好的时机!”谈逸泽抬头,黑眸和那个人相对着。

    夕阳从窗外照了进来,落在来人的脸盘上。

    只见这人的眼眸,和谈逸泽的有着七八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甚至连他的眸色,也和谈逸泽的一样,是至纯的黑!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张脸庞上,多出了一股子阴柔的话,那这人简直比谈逸南还要和谈逸泽相似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人身上的那股子气势,一点也不差于谈逸泽。

    可相视了那么久,见谈逸泽依旧不肯让步,那人最终转身离开:“谈逸泽,算我今天白来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来人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而谈逸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而那人则在临出门之前,又定住了脚却没有回头,问道:“谈逸泽,那女人对你来说,就真的那么重要么?”

   湖北哪家癫痫医院较好; 重要到,连我你都不考虑了?

    “这世上,我只要她一个!”虽然不是多么动听的情话,却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谈逸泽,只要顾念兮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她,他便认定,她是他今生想要共度的女人。

    之后不管是再遇到谁,都没有了见到她的时候的悸动。

    这,或许就是传说中的,一见钟情……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这之后不管遇到谁,都无法进入他的眼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……”听到他的话,那人的眼眸暗了暗,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在他离开之后,谈逸泽又颓废的靠在办公椅上。

    这路还是行不通!

    到底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该怎么留下,那个对他谈逸泽而言,最重要的女人呢?

    是夜,城市各处迷人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之后,顾念兮就一个人呆在卧室里,检查过行李,再一次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,便一个人坐在窗前,看着这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今夜,那个男人照样还是没有回来吃完饭。

    在这和他一起共度的接近一千个日夜的夫妻生活了,他不回来吃饭的次数,简直比他回来的还要多。

    其实,这对顾念兮来说也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她也习惯了和其他人用餐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,却不知道还是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,她明天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上回来陪她吃最后一顿饭,就那么难么?

    想到这,顾念兮的鼻尖又有些莫名的酸。

    正巧,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手机短信的声音,不过也正好打断了她刚刚涌现的酸涩情绪。

    打开短信一看,是楚东篱发的:“东西收拾好了么?记得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什么漏掉的。”

    和往日一样,楚东篱还是那么的贴心。

    就算今晚的他忙柳州治癫痫病要去哪家医院于公事,还是不忘记给她发个短信。

    “检查过了。飞机票定好了么?”顾念兮是这么回复的。

    短信发过去之后,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顾念兮知道,楚东篱应该还有些要忙的事情,大概没看到短信。不然,以他的性格,应该会直接打个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之后,楚东篱的短信终于再现。

    “定好了。明天傍晚的飞机,到时候我那边工作完,就直接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愿意放你走?”

    接连的两条信息,让顾念兮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顾念兮可不傻,当然知道楚东篱短信里的那个“他”字,指的就是谈逸泽。

    谈逸泽愿意放她走么?

    说实话,这点顾念兮一直到现在,都摸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除了会开口留下她,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表示。

    特别是今天早上,她让他去给她拿下行李箱的时候,谈逸泽就乖乖照办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真的有那么一丁点想要将她顾念兮给留下来的话,他不是应该死活都不将行李箱给拿下来么?

    可他,没有!

    他一点迟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后,他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连个转身,连个迟疑都没有,走的那么的潇洒。

    想到这,顾念兮本来是想回复楚东篱,让他不要打听人家的家里事,却在这个时候,卧室门传来了声响。

    这声响,让顾念兮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,好像不是谈逸泽要进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谈逸泽一般进门的时候,都不会发出什么大的声响。若是他不想要让她知道他回家,恐怕一丁点声响都不乏出来,顾念兮也肯定这个男人是办得到的。

    但今天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想到这,顾念兮放下了手机,正准备上前的时候,卧室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突然间就朝着自己飞扑过来的男人,浑身的酒气……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