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看游戏 > 内容详情

秦暮楚楼司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:司沉,你回来了!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德阳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♂。

    『小♂说÷吧→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』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永远是这样!

    一出现,就能轻而易举的成为众人的焦点!一出现,便能勾魂摄魄!!

    暮楚的眼泪,一瞬间,“啪嗒啪嗒”就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他,真是他!!

    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庞,那冷漠如冰川的高贵气质,是她这一辈子都无从忘怀的!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了?他怎么会坐在轮椅之上呢?

    暮楚穿着演出服的身躯轻微的颤抖着,那双含泪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轮椅上的楼司沉,视线一瞬不瞬,那灼热的目光,有如火焰一般,似是要生生将他灼出个洞来一般。

    而轮椅上的男人,却仿佛是根本感知不到她的存在一般,他清冷的目光始终平视前方,那双如墨般漆黑的深眸里,没有半分半点的的情绪变化,甚至,连一丝波澜都掀不起。

    正当这会儿,“叮——”的一声,电梯停下,暮楚身后的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来。

    数秒后——

    “小姐,请你让让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刚刚那位气质妩媚的妖艳女人。

    她双手搭在楼司沉所坐的轮椅上,推着他,欲出去。

    暮楚僵硬的抬眸看了她一眼,转而,目光又重新落回到了跟前男人那张冷峻如斯的面庞之上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,仍是那样直勾勾的,像是要生生把人看穿看透了一般,眼泪却犹如断线的珠子般,不住的往外流。

    暮楚想,她是不是又在做梦了……

    轮椅上的男人,似是终于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他微抬下巴,清冷的目光迎上她含泪的眸子,“小姐,麻烦你让让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淡漠,疏离。

    看着她,且像看着一位陌生人一般,那双重墨的幽潭里,寻不出半分半点的起伏。

    暮楚神情震了一震。

    听得他的话,她竟乖乖地往旁僵硬的挪了挪步子,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女人推着他离开,走前,却像看怪物一般的多看了暮楚一眼。

    而轮椅上的他,却始终没有回头过。

    目光站在电梯里,怔怔的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抱着头套的手在不住的打着抖儿。

    电梯门缓缓阖上,直到彻底不见了那抹身影之后,暮楚这才猛地回了神过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像患了失癫痫病能治疗吗心疯一般,失控的大力拍着闭合的电梯门,“开门!!开门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拍了几下,暮楚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门是拍不开的,她心急难耐的去按电梯楼层,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扇门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!这电梯门能拍吗?有点常识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!急什么呀!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电梯里的其他人开始不满的吐槽起来,可暮楚却似完全没有听到,目光只一直盯着头顶那个红色的楼层数字。

    电梯在下一层停了下来,门“叮——”的一声打开,她抱着手里的灰太狼头套,有如百米冲刺般的,就冲出了电梯,径直往楼梯口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“噔噔噔——”的冲下了楼。

    然而,长廊里,哪里还有刚刚那个男人的踪影?

    “司沉!!”

    她像只无头苍蝇一般,满楼层的找着。

    推开一间一间门诊,心急如焚的喊着他:“司沉!!”

    “司沉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医生病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,可暮楚哪里有心思顾及这些?

    “司沉!!”

    “司沉——”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哪儿都没有!

    暮楚把整一层楼找遍了,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。

    他就如同一场泡沫一般,转瞬的时间里,就从她的眼前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难道刚刚的一切,真的只是她的幻觉而已?

    暮楚站在长廊的尽头,失魂落魄的望着里面来来回回走动的陌生人群,伤然的眼泪,有如断线的珠子一般,“啪嗒啪嗒”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司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人呢?

    骨科——

    戴着老花眼镜的老教授,正与轮椅上的楼司沉说着些什么,但他的思绪似乎并不在此,老教授两次叫他,他都没有回应,目光只是深远的看向窗外,似是在思忖着什么。

    贴身保镖李薇安自然也察觉出了他的异样来,似乎从电梯里出来后,他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BOSS?”

    李薇安小声提醒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楼司沉这才回神过来,目光看向对面的老教授,“老师,我的情况,您直说就好。”
药物治疗癫痫没有好转,这是为什么?>     老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,沉沉的叹了口气,“只怨老师我学识过于浅薄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,楼司沉自然一听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看来,对于他的情况,老教授也是爱莫能助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宽心,我早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再者,于他而言,这腿好与不好,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老教授一声惋惜的长叹。

    反观作为当事人的他,神情却始终是那抹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正当这会儿,却听得外面一道心焦如焚的女声响起:“司沉!司沉?”

    老教授第一个反应过来,“找你的?”

    他说着,起身就想去开门,却被轮椅上的楼司沉压住了手臂,“我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老教授狐疑的看了眼他身后的李薇安,李薇安表示不知情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门外,长廊里还在回荡着暮楚焦灼的喊声。

    老教授道:“我看她找你找得很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认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认错了人?

    可她嘴里喊的名字,明明就是他呀!

    **

    最后,那场表演,暮楚是在浑浑噩噩中完成的。

    一下舞台,陈新怡就问她:“楚楚姐,你这怎么啦?表演的时候怎么魂不守舍的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暮楚取下头上的头套,往更衣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小朋友好糊弄,他们还是开心得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暮楚只抱歉的笑了笑,没再接话。

    “楚楚姐,你到底怎么啦?眼睛也肿肿的,感觉像是哭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睛进沙子了而已,很明显吗?”

    陈新怡点头,“很明显,明显在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暮楚到底是被她给逗笑了,“一会儿我就不去住院部那边了,今儿有点累了,想早些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不舒服就赶紧回去吧!”

    暮楚换完衣服从更衣室里出来,走进电梯,看着电梯里拥挤的陌生人群,她还有片刻的怔怔然。

    里面,再也没了那抹熟悉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刚刚的那一切,都西安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是梦吧!

    若不是梦,他又怎会出现呢?

    他明明在六年前……已经走了!

    暮楚直到现如今还记得他离开的那日,他僵硬的身躯上的那令人绝望的冰冷……

    她按下楼层键的手指,还在打抖,指尖那片寒凉一直触到了她心尖儿上最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暮楚没有把今日遇到楼司沉的事情与家里任何人提及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这样告诉他们,他们定然当自己精神失常了吧?

    当然,别说他们了,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精神错乱了。

    今儿遇到的男人,如若真是他,他怎可能不认识自己?他又怎会坐在轮椅之上呢?

    可若不是他,那张脸却明明跟他一模一样!

    暮楚把自己摔在床上,用枕头把脑袋闷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子里一直在反反复复的询问着自己同一个问题: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翌日——

    一大清早,苏祁的车就已经在楼下候着了。

    陈玉见着暮楚的时候,还吓了一大跳,“楚楚,你这大晚上捉鬼去了呢?黑眼圈重成这样!干嘛?要约会也不至于开心到失眠吧?”

    暮楚捂了捂自己憔悴的脸,“妈,我都这副德性了,你说我今儿能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暮楚确实想逃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的缘由,是因为昨儿发生的那事。

    而她昨晚失眠,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人都在楼下等着了,你说不去就不去了,像话吗?怎么着也得照顾一下人家的心情吧?”

    暮楚知道错了,连忙回道:“是,我就随口说说而已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化个妆去,别把人家吓着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那么夸张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照镜子的呀?”

    从早上起来,到现在,暮楚还真没来得及照镜子。

    她连忙折身回了自己的卧室去。

    看一眼镜子中的自己,还真有些吓坏了。

    两只眼睛周围的黑眼圈重得简直像描了一圈深色的烟熏一般,这模样,还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脸色也差劲极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拿出粉饼,在脸上盖了一层粉霜,又打了两圈腮红,气色这才看起来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女人,年过三十之后,果然就离不开化妆品了。抗癫痫药物治疗癫痫有用吗r>
    待暮楚下楼,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了这么久,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过来。”

    暮楚忙跟苏祁道歉。

    苏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替暮楚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,“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是,我……我因为太高兴地缘故,有些睡不着,所以干脆早早的就过来了,是不是耽误你睡觉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暮楚弯身坐进了车里去,“我也早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祁说着,倾身过去,就要替暮楚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暮楚见势,身形慌忙后仰,刻意与他拉开了距离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但苏祁已经抢先替她把安全带系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躲着自己的暮楚,苏祁无奈一笑,“怎么?躲这么远,怕我吃了你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,不是,我……我没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暮楚尴尬的摆手,又别扭的把自己的身躯重新挪回了座位上来。

    苏祁只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,替她关好了车门,绕过车身,坐进了驾驶座去。

    “上午想干什么?逛街?还是看电影?”苏祁偏头,微笑着问她,一边发动车身。

    “我?”暮楚扬扬眉,“都好,我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逛街?你有想买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暮楚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倒有想买的。”苏祁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替我去选根领带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研究所要接见上面的领导人,得穿得正式些,平日里我嫌少穿正装,你帮我参考参考呗!”

    “哦,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暮楚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思绪却不自觉地飘回到了很久远的从前去了。

    替人挑选领带,印象中,她只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,且还是六年以前了……

    暮楚把目光别向了窗外去,那双盈水的眸子里已不知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。

    美好的画面,从脑海中跳到了她的眼前来。

    ——“粉红色的这条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——“嗯,挺好!人一辈子总得戴这么一回的。”

    『小♂说÷吧→M.XiaoSHuob.CoM』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