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学探索 > 内容详情

权路风云最新章节_ 第687章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德阳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,好像从电梯口到贺楚涵办公室的距离很长很长。当走进贺楚涵办公室的时候,张清扬才发现做了错误的决定,真不应该走进来,脑中有很多话想说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良久,才很狗血地说了一句:“你瘦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胖……”贺楚涵的回答也很狗血。

    张清扬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,要赶紧找些有用的话,不然像拍电影似的,这太无聊了。可就在这时候,门被敲响,随后被推开,只听一个男声嘻皮笑脸道地说:“贺组长在吧,我来汇报工作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屋内两人心里都是一跳。而当苏伟见到张清扬也在场时,表情立刻傻了,三个人都面面相怯?

    苏伟先是恢复了正常,他扫了扫张清扬,又扫了扫贺楚涵,脸上的表情立刻变成了然在胸的模样,就像发现奸情一般,嘴角露出了异样的贱笑……

    他的表情很令室内的两人郁闷,他的笑容惹怒了贺楚涵,她不满地发火道:“苏伟,谁让你进来了!你有没有礼貌!”

    看着贺楚涵微微颦眉的娇俏模样,张清扬感觉这一刻有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曾经在珲水与她一起工作的日日夜夜,还记得那时候的她最喜欢和自己撒娇,还记得那双嬌嫩的小手,自己牵着它行走在珲水的夜色下……

    与张清扬的迷醉相比,苏伟就痛苦多了。他一脸的无辜,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,更何况这位女上司又是梦中情人。苏伟马上摆正心态,不好意思地道歉道:“贺组长,对不起,我……该死,打扰你们了,我……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听到苏伟说“打扰你们了……”,贺楚涵更想发火了,这话的意思明明是误会自己和张清扬在屋里做了什么嘛!她情急这下说道:“我儿童癫痫怎么办们什么也没有!”可是,当她说完以后才又发现,自己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,我……”苏伟望着贺楚涵那气急败坏的模样,想笑又不敢笑,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还不快走!”贺楚涵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,越描越黑,情急之下赶走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马上就走,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苏伟慌张退了出去,看情形贺楚涵不是第一次对他发火了。

    望见苏伟在贺楚涵面前就像老鼠见到了猫一样,而贺楚涵又有点像传说中的母老虎,张清扬不禁轻笑一声。等他的笑声传出来之后,才知道这种场合下发笑实在有些不合时宜,难免又被贺楚涵误会……

    果然,正在气头上的贺楚涵听到张清扬在笑,扭头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他说:“你笑什么,你……你还站在这干什么,你也走,你们两个一对坏蛋,就知道欺负我!”

    张清扬心想坏了,这时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,垂着头慢慢退出来,但还是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没什么意思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,快走!”贺楚涵哪里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见到张清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以后,贺楚涵趴在办公桌上委屈得哭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全是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张清扬轻轻关上贺楚涵办公室的门,就听到一侧传来大笑,原来苏伟就站在门边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怎么样,我就知道你小子也会被赶出来的!”苏伟搂着张清扬的肩,“你我是难兄难弟!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张清扬也没好气地推开他,“谁和你是难兄难弟!”

    苏伟瘦弱的身体尽管差点被张清扬推倒,但仍然哈哈笑道:“看着你被她赶内蒙古哪些医院治疗癫痫好出来,这感觉真他妈爽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清扬知道他有意气自己,就不想提这茬,问道:“喂,她对你的脾气一直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何只对我啊!”苏伟气馁地说:“贺大组长的火爆脾气在纪检这个圈子里出名了,曾经碰到不少追求她的人,可是这些人最后全被整得很惨,现在她啊……被人称为灭绝师太!”

    张清扬的心里一阵阵发酸,一个曾经阳光温柔的少女,现在却变成这样,这其中的原因还有谁比他更清楚?他失神地向前走,一脸的落莫,不知道因为自己还是因为贺楚涵。

    苏伟见到张清扬的脸色变了,快步跟上说:“你我都心情不好,晚上出去散散心?”

    张清扬刚想反对,可是又一想,回家也没事做,便点点头。苏伟拍拍他的肩,又嘻笑道:“你别伤心啊,我都被她骂习惯了,你啊……习惯了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苏伟这没脸没皮的样子,张清扬又气又好笑,推开他说:“下班后,我在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在今天的这种心情下再次来到荣花夜宴,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当苏伟把车停在荣花夜宴门口的时候,张清扬禁不住问了一嘴:“为什么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看这里的变化啊,听说换老板了嘛!”苏伟笑道。

    张清扬明白他的用意,点头道:“来瞧瞧也好,还找上次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的……”苏伟反应过来张清扬指的是小蛇,就笑道:“没问题,老兄你是不是也有点憋不住了啊?”

    “今天见到贺楚涵,发现她的心情不好……”张清扬把另一件毫无关联的事情作为回答讲出来,看似答非所问,可这其中是有着必然联系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克拉玛依癫痫病什么医院好男人嘛……郁闷了就需要消遣,要不然会憋坏的……”苏伟很理解地说。

    对于这话,张清扬还是很认可的,虽然不能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“哟,苏公子来啦,这次要点谁的钟啊?”苏伟刚刚进来,红姐便迎面走迎。

    苏伟在这种场合游刃有余,伸手摸了一下红姐的脸,笑道:“红姐,我想点你的钟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红姐娇笑着,小手轻轻地摸着苏伟的胸脯,说:“怎么不行啊,只是我年纪大了,就怕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清扬在一旁也笑喷了。

    苏伟的手背在红姐的胸口碰了几下,然后才说:“来间大包,就让圆圆和小蛇过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两位公子真念旧,正好今天这俩丫头全在,你们等着啊,马上就来!”红姐看着苏伟和张清扬走远,便躲到一边拨打电话,“喂,刘总啊……”

    苏伟领着张清扬进走大包厢,坐下喝酒,没喝几口,圆圆与小蛇就进来了。两个丫头都一脸的笑容。圆圆一头钻进苏伟的怀里,两人就相互调笑着。而小蛇相对而言就文静多了,她委身于张清扬的身边,把头靠在他的肩上,轻轻地道:“我知道你还会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对男人很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是我……盼着你来……”小蛇说到这里,抬起头双手摸着张清扬的脸,美眸闪烁,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

    张清扬一愣,不明白她是怎么了,但有一种力量在驱使着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行哪里都可以被碰,但却不会让客人亲嘴,可我今天……好想吻你……”小蛇说着话,红唇贴近,轻轻地亲吻着张清扬的脸,最后落在他的唇上,那种冰凉甜香的味道,立刻令张清扬魂患有癫痫病很多年,请问他的癫痫病还能治疗吗?不守舍。

    这一刻张清扬好像才从贺楚涵的悲伤里拔出来。也许男人真的需要一种发泄的手段。

    一旁的苏伟和圆圆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良久,小蛇才轻轻松开嘴唇,把脸伏在他的胸口说:“你吻得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带得好……”张清扬的手仍然托着他的臀部。

    小蛇有所察觉,然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”小蛇坐在他的怀里,搂着他的双肩说:“宝贝,你今天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张清扬没有否决,只是指着旁边说:“坐下吧,我们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小蛇明白也许这样曖昧地压着张清扬,让他有些痛苦,便从她的腿上坐到了一边。张清扬把手搂在她光滑的肩上,说:“最近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上次你帮我说了话,他再也没骚扰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是你的老板吗?”张清扬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蛇的脸上闪过异色,随后落漠地说:“原来你都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……真的没有骚扰过你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别用手……”旁边的圆圆突然发出一声大叫,荡人心魄。<div>      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.lingyu.org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